manbet体育登录网址>文苑广场

鸦儿崖的传说


2017-06-29 来源: 雁崖煤业公司
【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
  在北岳恒山的余脉七峰山脚下有一个美丽的乡村,就是人们常说的鸦儿崖乡。关于她的由来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呢。
  相传在明末清初之时,由临汾大槐树几名黄姓族人迁徒到这里拓荒开垦,繁衍生息。他们看好七峰山脚下、口泉河畔的危崖壁立,古老旷荒,这荒凉可以让他们描绘出生活的画卷。后来就有了十户人家,人口虽然不多,在这荒芜之地亦是人间烟火,已初具村庄之状。村人民风纯朴,他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和睦而居,从不发生口角。他们所处的时代是农耕时代,过的是靠天吃饭的日子,所以生活过得并不是很富足。大同这个地方地处十年九旱的塞北黄土高坡,有年这个地方遭遇了百年一遇的大旱,赤日千里,庄家枯焦,眼看着收成没了指望,村里唯一的一口水井也干枯了。村民们都很焦急,最后村中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召集大家开会,决定修一座龙王庙祈求风调雨顺,村泰民康。之后长者便挨家挨户集资,准备好一切材料后,经过千辛万苦终于修好了龙王庙。这时大家发现偏偏少了一根作为标志的旗杆,旗杆要求既高又粗。可方圆几十里都找不到这样的旗杆,村中青壮年便结伴一路寻觅,最后在大同府衙求得一根替带下来的旗杆。这根旗杆顶上有一个上宽下窄的“斗”,而这个“斗”里正巧住着一窝红嘴鸦儿。旗杆运回村后,这窝鸦儿也跟着来到这里。由于村落周围满山遍野都生长着“鸦儿”爱吃的“酸溜溜”〔沙棘〕,这窝红嘴鸦儿便很快繁衍起来,不断增多。连附近的山崖上到处都筑满了鸦巢。鸦雀给这荒芜之地带了生气和好运,人们便将该村换作“鸦儿来”。以“鸦儿来”冠之村名似乎还欠妥贴,顺着谐音,人们又把“鸦儿来”变成了“鸦儿崖”。这样既有概括性又好叫上口,“鸦儿崖”这个名字从此就叫开了,并一代代传下来。在明末清初官方正式以“鸦儿崖”这个名字确立了行政村。随着岁月的推进,村子不断壮大,人口也越来越多,时至今日,黄姓族人已繁衍生息20代,村里现在还保留有龙圣寺和龙王庙。
  后来鸦儿崖村又发展成了一个乡,由马道头、官窑、老窑沟等18个村组成,归属怀仁管辖。听老人说:红嘴鸦儿来过的地方这儿是宝地,地下藏着看不见黑色的珍珠煤炭。村庄里早上炊烟升起,阳光高照,空气新鲜,村里黄土窑洞一排排,地里胡麻花儿开,老人们靠着玉米杆儿晒太阳,小孩在田间村头嬉戏打闹。山上酸溜溜树、马茹茹花和山丹丹花竞相开放,山间小溪流出清澈的泉水,杨树上黑树牛和河沟里的青蛙发出吱吱和呱呱的叫声。至于现在我们称呼的“雁崖矿”的“雁”字地来由,可能是由于建矿时为有别于比邻的鸦儿崖村,才取了这个文雅而有深意的称谓,因为大同方言里“雁儿”与“鸦儿”读音近似,所以我们现在读来两者还是一个味儿。
  1962年7月1日,鸦儿崖村的村民兴高采烈,大家迎来参加建设雁儿崖的第一批矿工伴随开矿第一声礼炮,雁崖矿正式投产建矿。55年来从原设计能力90万吨的矿井逐步成为能力翻番矿井,1987年1月1日生产原煤214.82万吨,首次突破200万吨大关,涌现出张德海、赵喜福、董致一、刘继文、赵福荣、董福庆、唐加贵、田瑞和聂晋甫等一大批劳动模范,选树里享誉三晋煤矿工人的榜样——唐氏五兄弟先进群体。经过一代又一代矿山建设者们的艰辛创业和无私的奉献。如今的雁崖煤业公司已为国家生产煤炭6300万吨。张瑛